为什么苏格兰威士忌装瓶非要在40度以上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苍南富克纳斯公司–富克纳斯集团旗下一家子公司,集设计生产售后一站式服务,主营文化衫,对联红包大礼包,台挂历,帆布袋,扑克牌,广告扇,保温袋,牛津布袋等广告礼品定做,设备及技术过硬,物美价廉将威士忌的最低装瓶酒精度限定在40度,并将这个数值写入法律,这种行为虽然也有保障品质的目的,但更大程度上是出于政治因素。因此,研究苏格兰威士忌的酒精度与其说是一个技术问题,倒不如说是一个历史问题。

1915年,一战的战火正浓,而威士忌工业在政府的重压之下也必须“为战争尽一份力”。

在那一年,戴维·劳埃德·乔治(David Lloyd George),这位滴酒不沾的财政大臣创立了中央管控理事会(酒类贸易),它的职权包括裁决“军需领域”中的酒精贩售活动。这个“均需领域”包含了英国境内所有的军事基地以及人口大区。

同时,理事会的权利还延伸到了法律层面——他们可以通过影响立法来减少酒精的消耗。而就像刚刚提过的那样,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一个禁酒主义者。

劳埃德·乔治首次推行“隐性戒酒”的社会尝试是在1915年,他试图将烈酒税提升一倍。不过在当时的威士忌产业同意“至少经过三年熟成后再发布新产品”的条件之后,他才在税务方面让了步。这个政治行为从其实侧面上也提升了苏格兰威士忌的品质管控水平。

之后,劳埃德·乔治开展了第二波攻势。在那个年代,多数威士忌的装瓶度数在48.5~44.6%左右。

在1915年,劳埃德乔治中央管控理事会批准威士忌可以在装瓶度数37.2度的标准下售卖。一年后,政府给予理事会权限,勒令那些未被军需部授权的酒厂停止生产。而军需部的权利由谁掌控呢——劳埃德·乔治本人。

同年,理事会再度游说,试图将市场上售卖的烈酒度数降低到28.6度。而威士忌工业也再度愤而抗议,在经过一系列斗争之后,理事会再度妥协,将全英范围内的烈酒贩售标准度数提升到42.9度。

不过理事会还是没有死心,在1917年2月1号,当届英国政府(那个时候,劳埃德·乔治已经成为了英国首相)颁发规定,强行限定,在军需区域内,威士忌的标准销售度数必须保持在“40度以下,28.6度以上”,此外,对威士忌的最低售价也进行了调整。(这完全走上了计划经济的路子。)

这些看上去让人头大的产品限制和价格限制,随着一战的结束也稍稍松动了一些,酒厂们得以开始零星生产一些酒精度稍高一些的威士忌。但是在1920年,烈酒税再次上升,而威士忌酒厂又重新被严格限制了产品酒精度。

因为英国的烈酒税收是按照酒精度来的,产品的酒精度越高,酒厂的赋税越重。所以40度的酒精度是当初酒厂得以生存并盈利的底线度便作为威士忌的最低装瓶标准而保留下来。

事实上,酒厂在战前生产高酒精度的产品,这意味着当时的人们已经意识到,酒精可以带来更多的风味。当酒厂大规模的降低产品酒精度时,虽然大量的税金被节省下来,但是最终酿出的产品品质也大打折扣。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bitcoinnewsweekly.com/,劳埃德-凯利

各个国家的代表受到的待遇有什么不同?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bitcoinnewsweekly.com/,劳埃德-凯利

签字仪式结束后,威尔逊、克列孟梭和劳合·乔治从明镜大厅走到凡尔赛宫后面的平台上,为此成千上万的观众激动不已。劳埃德乔治人群簇拥着向前移动以便能看见这些政治家。他们欢呼着,“克列孟梭万岁!威尔逊万岁!劳埃德·乔治万岁!”如此这般的激动和混乱以致协约国的其他代表一时也被挤在大厅里面。

德国代表蒙耻离开会场,并在他们所住旅馆中发表他们对所受的对待感到十分忿慨。在德国国内那些凡尔赛和约的批评家们又何止是忿恨呢!抗议者们涌入街道,德国学生放火烧毁法国军徽。中国反对和约有关中国山东的一些条款,拒绝签字。美国参议院拒绝批准此项和约。